河南农业大学教授高致明:“点金师”隔空传授“点金术”

2020-03-25   来源:中国教育报河南记者站

“高老师好!你看一下,黄精栽的时候芽头是不是必须朝上?”“对,芽头方向不正,它自个儿半年都翻不过来……”近日,在河南省洛阳市嵩县车村镇源生中药材专业合作社加工车间,合作社负责人樊留栓正在用微信视频方式,请教河南农业大学教授高致明。


“我和高教授几乎天天联系,有问题就找他,跟自家人一样。”樊留栓说。对于高致明来说,像给樊留栓远程指导生产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是家常便饭。


“这个月得有200来个电话吧!”

 2020年春节是高致明最“不自在”的一个春节。要是往常年份,可能吃完大年初一的饺子,他就恨不得跑到山里去。“我就喜欢到山里,闻见草药味儿神清气爽,和农民兄弟拉拉家常比啥都强!”高致明说,“今年没办法,必须听从号召,在家做好居家隔离,不过好在有手机,能够随时和老乡们聊。”


 作为河南中药学领域的领军人,高致明将毕生心血都投入到河南道地中药材研究,不仅为山区百姓送去“金饭碗”,还传授乡亲们“点金术”,让广大豫西山区贫困户依靠中药材种植脱了贫、致了富,真正将论文写在了崇山峻岭、写在了扶贫路上,被老百姓亲切誉为“八百里伏牛山上的‘点金师’”。


 高致明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至今仍有严重的心衰、瓣膜闭合不全等疾病,但他仍然坚持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跑,“打起精神上讲台,带着药瓶进地头”。就在2020年春节前,高致明获得“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称号,登上“中国好人榜”,还成为河南省第七届道德模范。


 荣誉加身带来的是更加忙碌的工作状态。更多的地方政府、药材商、中药材种植户纷至沓来,让高致明应接不暇。但是,对每一个求助,高致明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春节至今,高老师一直都没有休息,比平时还要忙……”河南农业大学中药系教师、高致明团队成员张红瑞说。


“我的电话是不关机的,每天接到的咨询电话少说四五个,多则十来个,这个月得有200来个吧。”对此,高致明完全没有觉得是负担,反而说,“电话就是让人打的,咱不出门添乱,但和老百姓联系的线不能断。”


“高老师说啥就是啥!”

  近段时间,开封市尉氏县世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小勇不断打电话咨询相关药材技术,但是几番电话后,黄小勇却做出了向尉氏县中医院捐赠250多公斤艾草的善举。“因为高致明老师说中医‘悬壶济世’,药材商也要忧国忧民。和高老师打交道多了,愈发觉得自己肩上有了更多的社会责任。”黄小勇说。


“高老师说啥就是啥!”黄小勇的这个观点来自于自己的一次亲身经历。2018年7月,黄小勇投入大量资金种植的蒲公英不断出现死苗,这让他忧心忡忡。焦急之余,黄小勇想到了给自己上过课的高致明,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第一次“求救”。


 让黄小勇没有想到的是,高致明不仅问得仔细,还亲自上门诊断。在实地考察后,高致明开了一个十分简单的“药方”:“你在地里种上玉米,把它遮阴一下。”“简直神了!就是这个简单的建议,让我避免了100多万元的损失!”黄小勇说。


 从此之后,一提起高致明的“点金术”,黄小勇就一个字——“服!”每年种植蒲公英时,黄小勇都会找高致明咨询。两年来,在高致明的指导下,黄小勇的中药种植从种子孵化、种植、采收到成品的品控等已经形成一套优良的模式。如今,黄小勇的蒲公英产量已从每年的几百吨提升到几千吨,艾草的产销量也突破了一万吨,产品甚至大量出口到国外。


 和黄小勇看法一样的,还有信阳市光山县淮河源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熊念兵。熊念兵是当地的种药“大能人”。元宵节前后,仅在苍术种植方面,他就和高致明进行了多次通话,最终在高致明的指导下顺利选好了品种并完成了种植。熊念兵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高教授讲的东西接地气,对农民管用。”


 商丘市夏邑县鸿强中药材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刘守华现在已经是当地的致富带头人,他的种植园生产的何首乌、白术、赤芍现今已经稳定销往宁夏等多个地区,同时解决了几十户贫困户的就业问题。“要不是高老师的帮助和指导,我到现在可能还找不到路子。”刘守华说。


就在2月1日即农历正月初八,刘守华再次拨通高致明的电话,不需要多少寒暄,开口就是“高老师,开春我这药材……”


三个“真正”背后的“高人之处”

“要论打电话,估计谁也没有我多……”说这话的是河南省中药材技术推广中心主任陈彦亮。


 受国家政策影响,2016年起,河南道地药材发展开始加速。2018年,全省中药材种植总面积481.4万亩,总产值488.86亿元;贫困地区种植面积337.1万亩,产值343.12亿元,占据“重头”。河南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赵耕曾在全省中药材产业扶贫现场会上表示:“发展好中药材产业,一定能为贫困山区群众脱贫开出‘良方’。”


       
作为该产业发展的关键“推手”,陈彦亮看得十分清楚,要想让中药材成为扶贫“良药”,就要进一步做大做强河南道地药材。“无论是培养人才还是树立品牌,高致明老师首屈一指。”陈彦亮说,他经常和专家打交道,但是“真正能给农民带来财富,真正能够带领农民脱贫的,还真正是属咱们高老师”。


 陈彦亮之所以特别强调这三个“真正”,是因为他对高致明的充分了解。这些年,只要推广中心有培训、规划等方面的事情,陈彦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高致明。其实,让陈彦亮叹服的不仅仅是高致明的水平,还有他不仅传授“点金术”来医穷,更是时时处处在“医心”。陈彦亮说,每次给药农、药商上课,高致明总要讲“做药就是在做人品,要把药做好,首先得把人做好”。


“疾恶如仇,原则、底线非常强。”陈彦亮说,每次调研,无论对象是否熟识,一旦被高致明发现弄虚作假,他都会非常气愤,批评起来毫不留情。


今年春节,陈彦亮没法直接上门找高致明,于是两个人天天“煲电话粥”。“提起新一年的计划,高老师主要就三个方面进行了详谈:一是大别山区、太行山区、伏牛山区道地药材品种的选择,二是行情和供求关系的掌控,三是在去年的生产过程中暴露出的技术问题……”陈彦亮感叹道,“虽然是疫情期间,但感到高老师比平常还忙,最晚的时候,夜里11点我还在和高老师打电话。”


“高老师不仅教学水平高,做人道德水平更高,这才是高老师的‘高人之处’。”采访结束时,陈彦亮专门加上了这句话。


(中国教育报记者 李见新 通讯员 周红飞)



责任编辑:路童


扫一扫分享本页

相关阅读

版权所有:河南教育报刊社 地址:郑州市惠济区文化路北段月湖南路17号1号楼 邮编:450044
Copyright @ 2003-2019 Shure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22387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邮箱:397577315@qq.com 举报电话:0371-66312250